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书城》

品味阅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寻绎历史与当下的话语趣味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︱编辑部札记︱ 2007年8月  

2007-08-10 10:20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 

 

夜读竹垞词,半枕朦胧中,想起“最是文人不自由”的话题。

   公元一六七九年,也即康熙十八年,朝廷特设“博学鸿辞科”征辟天下饱学之士。是年五十岁的朱彝尊以布衣应试,被康熙仁皇帝取在一等,授翰林检讨,充《明史》纂修官。朱氏早年愤于时世而自弃科举仕进之路,这时候跑出来做官,难免被认为是“失足”或“轻出”,士林中故有“奔走逐食”之讥。可是,甭管人家说三道四,一上来感觉不错。京中文物俱备,毕竟不同于地方,同僚中如陈维崧、严绳孙、彭孙遹、毛奇龄、施闰章之俦,皆一时硕儒俊彦,相互切磋学问,结伴游冶,都为人生乐事。再者,彝尊嗜书,既为词臣,便有机会饱览皇家庋藏,此亦一大幸事,其撰《经义考》等著作自是得益于内府典籍。清代翰林官虽品秩低微,却是皇帝近侍,享有某些特殊待遇。几年后彝尊入值南书房,已获“恩准”紫禁城骑马。“骑马”似是概乎言之的说法,他为同入史馆的严绳孙所作墓志乃谓“骑驴入史居”。不管是骑马骑驴,总之朱氏对皇上的恩典感激涕零,为此专作纪恩诗一首,慨曰“回思身贱日,足茧万山中”,颇有一番忆苦思甜的滋味。

人生之转圜多半如流水从顺,却有其耐人寻味之处。彝尊入仕已去明亡三十馀载,当初誓志复明的顾、黄诸辈垂垂老矣,他自己“十年磨剑,五陵结客”的豪气也销磨殆尽。随着清朝统治愈益巩固,汉族士人老实了许多。当然,放弃造反不等于非受招安不可,息影山林亦是安身之道,问题是彝尊这等读书人尚存用世之志。在儒家老祖宗孔子那儿,“苟有用者”就是人生选择的大前提,鲁国不用他就跑到卫国去了,随之颠簸陈、蔡、楚间而席不暇暖。以后韩非一路策士更是主动出击,好比现在公司白领跳槽,此谓“良禽择木而栖”。

可是做官久了,彝尊心境变得复杂起来。看他作文填词日趋小心,愈见婉约精雅。读着“最难禁,倚遍雕阑,梦编罗衾”一类词句,总有些酸涩味道。前人论词,有谓“低回欲绝”,幻影空花在细细把摸中,不期然织成了主题化的语境。文人自悯,乃中国文学常规话语,内中往往有着江山社稷的寄托,如屈原,如杜甫,如南宋诸家,可是到了朱氏手里,不能说这点意思全无,却是卸去了心志与抱负。晚年那些登临之作,抚今追昔,句句沉痛,偏是没有辛词“把阑干拍遍”那种诉求。前人对竹垞集中艳词评价甚高,一半是由于活色生香的文字,一半则在其深有寄寓。“任高高下下,萧萧摵摵,策策悽悽”,这些频频出现的叠字句,期期讷讷,很有一种哀而不怨的美学意境。彝尊是有想法,只能是想想而已。他在官场上磕磕绊绊,一不小心竟以诗作《咏古二首》开罪权臣高士奇,为此大触霉头。那真叫“未到酒醒时候已凄凄”。作为《江湖载酒集》题词的那首《解佩令》中,其曰“老去填词,一半是空中传恨”,一语道出无尽的悲凉无奈。文人管不了天下诸事,自身的存在便将生发许多疑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